公司新闻

重庆:为长江加道滤网 破解长江生态修复难题

  截至目前,重庆已累计关闭搬迁256家重污染企业,主城区基本实现没有燃煤电厂、没有燃煤锅炉、没有化工厂、没有钢铁厂、没有水泥厂和烧结砖瓦窑。

  “江面漂满生活垃圾的情况,现在已经不可能出现了。最多是汛期的时候支流水流冲来大量枯枝烂叶。”刘波说,除了人工清漂,现在当地还购置了几辆机械清漂船,清漂能力大为提升。

  “在万州,环保局和发改委共同制定了禁投清单。落后产能和过剩产能统统关停并转,对化工产业进行提档升级,要求污染物全部在内部循环解决。”万州区发改委副主任万有华介绍说,“我们不走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也不走边污染边治理的错路。按照环保化、生态化、合理化的要求,产业正在从重化工向精细化工调整。”

  “现在一年多了,没有反复。仅存的3艘合规餐饮船,所有垃圾污水,也是收集后全部上岸处理。”刘勇说,很多区县都来万州学习整治餐饮船的经验。

  对于长江经济带建设而言,“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已经成为共识。沿岸城市工业发展如何规划,也成为各地政府面前一道严峻的考题。

  按照重庆市整体规划,各区县坚决禁止在长江干流及主要支流岸线公里范围内新建重化工项目、在5公里范围内新布局工业园区。目前,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为优,长江支流水质总体优良,纳入国家考核的42个断面水质优良比例达到90.5%。长江两岸各类自然保护区增至58个。

  “彻底取缔网箱养鱼后,长寿湖区域启动了生态搬迁。涉及长寿湖各岛屿以及湖岸500米范围内的数千户居民。”长寿区环保局副局长陈波介绍说,“搬迁不仅实现了长寿湖生态环境的减载,也改善了当地居民的生产生活条件。”

  “什么叫肥水养鱼?岸边堆积着化肥和鸡粪,倾入水中就是肥水,虽然有利于养鱼,但对水环境却是严重的污染。”长寿区副区长宋平介绍说,“那时候,人在长寿湖岸边走,风里满满都是臭气。”

  “船上的生活污水、垃圾、油污三大污染源都不允许直接入江,必须交给专门的垃圾收运船。”万州海事处副处长廖小奇介绍说,“垃圾收运后,统统运上岸交接。通过落实垃圾交运文书、加强行政处罚,实行每船必检等细化制度设计,保证了收集率。去年的收集量就达到了65吨。”

  “我们还与上游的梁平区、垫江县建立了跨境定期协调机制。”陈波介绍说,“对跨境污染联合查处、突发环境事件应急、流域污染治理协调等工作进行沟通协调,三区县共同治污。”

  提案还提出,希望加快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管理体制改革,统一行使全民所有自然资源资产所有者职责,统一行使所有国土空间用途管制和生态保护修复职责,统一行使监管城乡各类污染排放和行政执法职责,力求为破除长江自然资源资产管理和自然生态监管“分散交叉”“多头监管”先行探路、取得经验。蒋云龙 胡 虹

  重污染企业一一关停,现存企业必须达标排放。严把环评审批关,长寿湖周边实现了工矿企业的零增长。与此同时,长寿区城镇生活垃圾收集清运处置率达到98%,建立流域清漂长效机制,辖区内水体基本保持清洁。加大农村环境整治力度,关闭搬迁了218家畜禽养殖场,整治248家畜禽养殖场的污染问题。

  为尽快破解长江保护的类似难题,全国两会期间,住渝政协委员也曾联名提案呼吁,希望国家建立省际间重点区域和流域生态文明建设机构,统一规划沿江产业,统筹协调跨地区、跨流域的联动治理,推动各省区市步入共同打造长江生态屏障“大保护”时代。

  “长寿湖的消落带多是岩石,不会造成污染和水土流失,但就治理而言,无法生长植物,是个严重问题。”宋平介绍说,目前长寿区已经与多家科研院所进行合作,寻求最佳治理方案。

  三峡工程建成后,高峡出平湖。大坝蓄清排浑,在冬季保持175米高水位,在夏季保持145米低水位。三峡库区两岸形成涨落幅度30米、面积348.9平方公里的消落带。消落带范围内,蓄水期淹死耐旱植物,枯水期干死耐淹植物。缺乏植物,后果就是水土流失。消落带的治理,被认为是世界级难题。

  “江清岸洁4个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太难了。”阳春三月,平湖万州。在整洁的滨江路,阳光洒在清澈的长江水面上,重庆万州区环保局局长刘勇的这句线座乡镇污水处理厂,一年减排生活污水500万吨。”刘勇说,“万州城区3座污水处理厂每天处理污水超过12万吨,收集率达到91.9%。万州既是老城区又是半淹城区。我们基本上做到了应收尽收,不让污水进长江。”

  中山杉的种植似乎为消落带治理带来了希望。在万州区部分区域的165米蓄水水位线亩中山杉平均存活率达到85%。“我们目前也正在制定一个景观规划,会通过多种治理方式合力,进一步解决消落带治理的难题。”刘勇介绍说。

  “粗略估计,万州区以前每天有3000多人在船上用餐。污水、垃圾、粪便都是直排长江。”刘勇介绍说,万州区集中对餐饮船舶进行整治,除3艘证照齐全、环保设施正常运行的餐饮船舶还在运营外,其余20多艘餐饮船全部交由造船厂拆解完成。

  长寿湖,库容10亿立方米,是西南地区最大的人工湖,也是长江的重要支流。而10多年前,这里有近万亩网箱网栏养殖,由于部分养殖业主肥水养鱼和过度捕捞,长寿湖水生态系统急剧恶化,一度达到劣Ⅴ类水质。

  王兴辉一家当时就在湖边养鱼。“那时是为了生活没有办法,但是看着本来清亮亮的湖水变得又脏又臭,确实心里过意不去。”王兴辉说,“政府要求彻底取缔网箱养鱼的时候,我还是支持的。”

  679公里,是长江重庆段的长度;300亿立方米,是三峡库区重庆段的水容量。建设长江上游重要生态屏障,重庆责任重大。通过坚持“建、治、管、改”并举,目前长江干流重庆段水质为优。下一步,重庆将加强区域协调,破解长江生态修复难题,将长江经济带“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的要求落到实处。

  在万州区申明坝污水处理厂,露天管道内,一股2米宽的水流急速奔涌着。“这是出水口,水质基本达到了Ⅰ级A标准。”渝东水务万州分公司经理谢翠华说,“这条管道24小时排放不停,处理能力为一天3万吨。”

 粤ICP证1818518-1号

网站地图